当前位置: 主页 > 梦儿数码报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热门内容

南通日字文章

时间:2017-09-23 19:0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天上掉馅饼,这是我幼年做得最多的梦。梦里,我饥肠辘辘,好不容易盼到天上掉下香喷喷的馅饼,口水直流,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抓,却总是抓空。为何总做这样的梦呢?大抵是因那时家境贫寒,温饱尚得不到满足吧。

  长大了,知道了“中彩”这个词,知道了买彩票也是技术活。但我却仍固执地以为,这跟天上掉馅饼是一个理儿。或许,这跟童年的记忆,跟最初的认知有关。

  记忆里,我的父母也曾有过一阵“彩票”热。那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福利即开型彩票,才刚刚流行不久。好像是每年年初五,在汇龙镇体育场,那时也叫灯光球场,会举行大型的福利彩票抽活动。所以,每年年初五跟着父母去摸,也成了我和妹妹新年里最期待最快乐的一件事。

  那天,体育场上搭一个彩棚及戏台子,工作人员们手持装满彩票的洗脸盆,对着圈外的摸人群,招揽生意。购买者不多,但时常有上万或者几千元的中者,喜滋滋登上领台,先是接受主持人的询问,再是谈及自己的中感受,接着出具身份证明,办理登记手续。最后,中者拿着金或者品,在围观者的欢呼声中愉快地离去。

  现在可不是这样,买彩票要到福利彩票店。彩票店很多,在街头随便走走,就能看到一两家。店里谈笑风生的大多是资深彩民,他们兴致勃勃地交流、分享中彩经历和。他们说,买彩票跟炒股一样,学问大着呢。

  第一次中彩的经历我记忆犹新。那天,我们早早吃完饭,穿着一身新衣,怀揣着一份美好的愿望,兴高采烈地骑车前往汇龙镇。来到体育场,场上早已彩旗飘飘,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。我们像鱼儿般滑进拥挤的人群。父亲早已说好,四人各买两张,绝不。他掏出准备好的零钱,给了我和妹妹。若中了最好,若不中也没关系,权当奉献了一份爱心。

  耳边不时传来有人中彩的喜讯,我和妹妹一边羡慕,一边激动地揣着彩票,不敢贸然打开。我们把彩票递给父母,一眼不眨地盯着父亲的表情。第一张,父亲不动声色。第二张,父亲眼睛一亮。我和妹妹迫不及待地凑过头去,哈,中了,中了!我和妹妹不约而同地一蹦三尺高。对照中图案标志,六等,一辆自行车。

  父亲笑眯眯地领台。主持人也一如既往地对父亲进行了采访性质的询问。父亲具体说了什么,我已记不得了,似乎就是带孩子来图个热闹,在奉献自己的一颗爱心之际,又有所受益,心里很高兴,感谢福利部门之类的话。那天,我带着妹妹骑着新自行车回家,一上甭提多开心了。

  如今,我已很少买彩票,偶尔购买一次,也是几元或者几十元的小,不复当年的喜悦了。倒是父亲的那种平常心,得也不喜,失也不忧,宠辱不惊的人生态度令我受益终生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