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梦儿数码报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热门内容

柳哨儿声声

时间:2017-09-23 19:0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在阳光和煦的春天里,柳哨儿是我的最爱、是我童年抹不去的记忆,以至于我对柳哨儿充满了一份不舍。长大离开老家后,每到这个季节,闲暇之余,经常会想起柳哨儿的样子,抑或听到了那或清脆或浑厚或低沉的柳哨儿声。

  柳哨儿,是用柳树枝拧出来的,俗称“拧哨儿、拧响儿”。拧哨儿的关键是要选择好做柳哨儿的时节,早了不好,晚了不行。一般来讲,每年阳历三四月份,柳树泛青但又没有长出嫩叶的时候,是做柳哨儿的最佳档口。提前了,柳树皮与柳树条紧密相连,不“离骨”,即便使出吃奶的劲儿树皮跟枝条也无法剥离,根本拧不出哨子来;晚了,柳树枝长出叶子,拧出来的哨儿,因柳叶根部与柳树皮的连接处漏气,吹不出声音来。

  拧哨儿的材料,要选择中间不带任何枝杈疤节、枝体苗条笔直的树枝,光洁度、笔直度,并且不要太长,十到二十公分就行。这样一次能做出好几根上好的柳哨。

  柳树枝准备好后,就可以拧柳哨儿了。拧的时候,两手捏住树枝,分别向相反的方向用力拧。用力要均匀,不能过猛,不然会把树皮拧碎的。等到树皮完全与枝条脱离后,从枝条上把树皮拽出来,这时候留在手里的是一个空空的、软软的柳树皮管儿。这一根管儿,一般可以做好几个柳哨。把它们分成几段,每段儿的一端剥去约半公分的一层薄薄的外皮,一个个柳哨儿就做好了。

  当然,不是每个孩子都会拧柳哨儿的,但是每个孩子都会有柳哨吹。有的是家里大人给拧,有的是同伴一起分享。那时,村里最会拧柳哨儿、吹柳哨儿的当属哑巴叔。

  哑巴叔高个、精瘦、心眼儿好,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没有几个没吹过他拧的柳哨儿。在拧哨儿的季节里,每天都会有一群孩子围着、跟着哑巴叔的转。哑巴叔会通过柳哨儿发出富有韵律的“一二一”齐步走的口令。柳哨儿替代了他那令孩子们懵懵懂懂的“咿咿呀呀”、指手划脚的“说话”。他呢,两眼放光、挺胸、抬头、展扬,本来就小的眼睛因高兴眯成了一条缝儿。——只有这个季节他最开心。

  哑巴叔心细着呢。他会打量、琢磨你的年龄大小、力气头儿拧哨儿。七八岁的孩子,他会给你拧比较细的柳哨儿,吹起来省力,声音清脆悦耳;年龄稍大点的孩子,他会拧比较粗的柳梢儿,吹起来需要些气量,声音浑厚粗犷,甚至带些沧桑。他拧柳哨儿的选材远不止柳树,还有杨树、榆树的枝条。这些枝条在他手里瞬间都会变成杨哨儿、榆哨儿。

  等待哑巴叔拧响是一种很温馨的感觉,就像在暖暖的阳光下,坐在小河边,光着脚儿,荡着水儿,不时还有鱼儿从脚面子上蹭过,舒心、惬意。只是这美好的感觉太短暂。都怪哑巴叔手脚麻利,拧得太快。好在吹哨的兴奋接踵而至。

  吹柳哨的孩子们,三五成群,两腮鼓着,两颊通红,憋足了劲儿吹。有的吹一个不过瘾,干脆将二三个柳哨放在嘴里一起吹。哨声,此起彼伏,和着燕子的啁啾声、柳枝的摇曳声、河水的哗哗声、孩子们的欢笑声、大人们的叫好声,在小小山村的上空回荡,仿佛蓝天下游弋的风筝也是被这热热闹闹的声音惊扰起来的。这一切,构成了乡村一幅优美、欢快的闹春图……

相关推荐